唯吹厨

没有屁股,我要死了啊啊啊啊!!

【守望先锋】【麦源】回想开始



回想开始


^麦源大法好.这对cp有毒.
^私设年轻时话痨的麦爹和有点熊的幼儿源.
^怕看不懂时间线,说一下.大概设定在守望先锋解散后准备四处游历的源氏回想最初在守望先锋的甜蜜x日常(胡扯).



当源氏终于在多年后重新站在花村的大门前,一切似乎都变了样。

自己的家族和家人将自己抛弃,而他也无法再泰安自若的运用自己的身体。他知道守望先锋的前辈们有多么用心的照顾他,花费了大量的财力来改造、修复他,虽然有让他留下并工作的条件,但这对于除了复仇以外无处可去、无事可寻的源氏而言正好。

起初因这份关爱,他尽量不把自己对身上机械装甲的厌恶表现出来。但每次执行任务冲在最前线的一直都是源氏,而在他负伤后也总会被安吉拉医生强硬的推去其他执行任务留在基地里。源氏现在想起来,初期执行任务就都是这种自杀式行径,也难怪安吉拉医生的态度会那么强硬。

不过有时,不如说每次,勒令留在基地里的人始终不是他一个。


源氏坐在基地的横梁上,只余下淡淡的绿荧色光源好似在休憩。但本人此刻心里是非常不爽以及烦躁的。不单单是因为又一次被强留在基地里,而烦躁的根源正百无聊赖的摆弄着牛仔帽在横梁下不停叨唠着。


“小鸟,你是怎么上去的?我还没跟你一起单独执行过任务根本没见过呢!”

“上面的风景很好吗?你在上面坐了一上午了哦。”

“但透过头盔看的话其实应该都是绿色的吧?反正没什么人就把头盔摘下来呗,感觉挺闷的。”

“小鸟?你真的在上面睡着了吗?这可不行,要是摔下来我可不一定接得住你。”

“嘿,你肚子不饿吗?要我帮你提一桶油来吗?”


“97号别加水,谢谢。”


“………”

兴许是自言自语了太久,牛仔装扮的人被对方突然的一句回复愣在原地随后毫无形象可言的大笑起来。

“小鸟快下来吧,在上面坐够了吧。”

“……才不是鸟。”

本不想搭理对方又很想反驳对方,最后源氏只得以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小声嘟囔。但还是被对方捕捉到了。

“嗯?说什么呢小鸟?”

“所以说,我才不是鸟!!”

烦躁的心情被一声一声小鸟的称呼激怒,猛的跳下横梁落在牛仔身旁后冲对方大呼了一声的源氏,在说完后却被对方又一次的笑声弄糊涂了。

“…噗哧”

“……你笑什么啊。”

“嗯?你说我笑什么啊?”

牛仔向忍者走近一步,帽沿几乎要与头盔相触,源氏甚至因被提高的感知力感受到对方的鼻息拂过面罩。而那双棕色深邃的眼眸正透过头盔间的间隙俯视着自己的双眸。

对方正俯视着自己。

俯。视。

终于意识到现实的残酷的小忍者气的差点拔刀,而极具沟通技巧的牛仔显然早就预料到这反应并预备好了措施。

“麦克雷。”

“……?”

源氏头盔上的光源呼地闪了一下,头疑惑的侧歪着,这反应和小鸟有何区别?但仍不能放松警惕是因为与可爱小巧的鸟儿不相称的危险,毕竟忍者的手还搭在刀柄上。

“那么正式来一次。你好源氏,我叫麦克雷,初次见面。但我其实见过你很多次了,都是偶遇,所以并没有打招呼,现在算是认识咯?”

“啊,哦……嗯。”

见源氏断断续续的答复了,也不管对方对躯体相触明显的抗拒,赶紧抓过刀柄上的机械手掌象征性的握了一下。


这就是他们的初次会面,不得不说很滑稽。这也使得日后他们之间的相处似乎都是这种氛围,有时也又吵又闹的,甚至会被双双带去医务室。但好在战场上的数次合作与一同度过的时光将两人紧紧磨合在一起。

他们会在不同地点的同一时间思念对方、担心对方,但又默契到都不会用言语表达。有时条件允许其中一方会直接前往另一方的所在地,而即将发生的可能会是一场翻天覆雨的疼爱,也可能只是相顾无言的依靠。晨曦升起的第二天,两人依旧是互相取笑彼此然后在众目睽睽中写下不会遵守的检讨。

其实源氏一直很想和麦克雷一起去游乐园,而麦克雷则想和源氏一起在午夜看星星来着,如果有幸的话他希望能从源氏嘴里听到那句在日本广为流传的有关月亮的告白。

一直没实行不仅是因为搁不下那个脸面说出来,还有一点是他们还拥有足够多的时间供其做想做的事,和对方一起。尽管源氏的内心并不如表面上的平静,但他相信自己可以寻到答案。


但终于到了这么一天。基地被毁,守望先锋解散,算是预料之中的。并没花太多时间就做下决定的源氏在离开前道了别。

“我跟你一起走。”

“不行,这场旅行我必须独自前去,否则就毫无意义。”


杰西·麦克雷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最后还是跟着出来,但他只指明了一个地方一定要同源氏一起去,随后要怎样都随意。这正是此时源氏站在花村大门的原因。

尽管源氏认为时候还未到,这个地方应是旅程的起点,更应是终点。

四周竟无人,花村落寞至此。摸索着木质大门上的斑斑裂痕,源氏决定即刻启程。不仅是为寻找自身的意义,更是为探寻幼时在封闭的府邸中所没见过的,麦克雷口中丰富的世界。虽然在执行任务过程中也去过好些地方,但到底那时焦躁的自己并未放下心去欣赏过。


“杰西,”

虽然不是第一次,看见源氏将头盔如此郑重的取下却也极少,包括叫自己的名字。

“我们就在此别过吧。”

与残破的脸庞不同的是源氏熠熠的双眸,让麦克雷想捧住那如夜中的星星,他也确实这么做了,反正就这最后一次周围也没人,能怎么耍流氓怎么来。

麦克雷勾住源氏还抱着头盔的手臂一拉,同时自己也向前一步,两人几乎是撞在了一起。头盔在行动中被麦克雷丢在了脚边,随后捧住了对方的脸颊。

源氏预想中的胡乱行为并没有袭来,他睁开了双眸,对方正轻缓的压下来。视线相触,不再像当初那般火药四溅,溢满的全是两人的依恋。



将吸了最后一口的烟丢向源氏离去的方向,麦克雷在完全看不见对方绿荧色的光亮后转身向完全相反的方向迈步。反正没事做他也可以去四处游历,可以顺道回自己不堪的故乡看看,也可以继续伸张自己的正义。

就这么一直走下去,只要有缘,就算南辕北辙他们也会相遇。



只要有源,一切都好说。麦爹如此说道xxxxx
自己动手了,但总感觉糖不算糖的,怪怪的……

评论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