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吹厨

没有屁股,我要死了啊啊啊啊!!

【守望先锋】【岛田兄弟】突破


突破


^图片是po坐轻轨的时候发现的,决定趁着暑假多去看看xxx
^感觉自己的写作风格有问题又说不出是哪po很苦恼……
^照例还是短篇真菜……
^哪里不对要告诉po哦qwqqqq
^那么开始吧ouoooo



今天守望先锋们的基地意外的空荡荡,很安静。但这份安静却似战场上点起硝烟的前奏。

下一刻,爆炸的声浪就逐步传开,夹杂着子弹四射的声音,这份安静终究被打破了。


“我开始觉得死神他们挑这个时候去惹事引开所有人是故意的了。”

“确实,呼、你还看得见吗?”

“还记得我的夜视功能吗,哥哥。”


基地里仅剩下负责守家的岛田兄弟此时正匍匐在通风管道里前往半藏的房间取半藏的弓箭。毕竟,没有弓的弓箭手除了乱挥那柄长弓之外就没有什么有利的攻击方式了。就算敌人是一无是处的智械,掉以轻心可是会葬送自己的。

源氏关掉了自身的绿荧光源与黑暗融为一体,并借助夜视功能在前面引路。但半藏也不会闲着,借着通风管道下的微光透过不时经过的缝隙观察着外界的情况。

“喂,小心!”

一把抓住源氏的机械脚踝,他们停在了几个智械的上方。不敢有丝毫的动静,半藏只能听见自己轻微的呼吸声和急促的心跳声。巨大的反差,甚至担心自己的心跳会被对方听见的半藏将弓弩抵在了胸口。

本以为智械会就这样离开,然而自那机械的眼中射出的红外线开始扫描周身的物体。

不好。

正思考着对策,源氏却先开口。

“哥哥,先下手为强。”

“喂,你!”

抽刀劈开了通风管,落地的同时丢出飞镖击中了距离较远的几名智械后,源氏迅速斩首了自己周围的敌人,然而在刀刃的死角处还有一个……

“啧。”

正准备躲避子弹,就见对方突然一振随后轰然倒下,而其脑后果然插着一支箭。半藏手持着已上弦的弓,从通风管道轻声落地,还一副“真是不省心的娃”般埋怨了几句。

“你的决定并没有错,但下次再这样进攻时记得指示我。”

源氏并没在意收起武器示意着点了头,两人继续向目的地前进。一段路上出奇的安静,视野范围内也并无敌人的踪迹。本松了口气却被突然响起的警铃镇在原地,随后智械便从各处通道汇聚而来。


“Oh,crap.”

“哥哥遇见过这种情况吗?”

“我还想问你呢。”


源氏缓缓拔出武士刀,被智械包围的两人互相抵住后背以防敌人偷袭,也就只有在这种危急关头,两人才会稍微亲近一些了。

半藏抚了抚弓箭的箭羽,心感不妙。只剩下那屈指可数的弓箭数根本不足够突破现状,已经被逼到绝路了。

就在半藏无计可施决定奋力一搏时,身后的源氏用自己的胁差轻碰了哥哥的手肘,在半藏疑惑的眼神中轻声道。


“刀,还记得怎么用吧?”


刀。武士刀。

曾有过一段时间,半藏不愿握刀甚至不敢碰刀。

那是在他“杀”了源氏之后。自那以后每每他拿起刀的瞬间就会想起满身鲜血的胞弟,在落寞中眼神逐渐暗淡,就如奋力飞向天空的青鸟,却在中途折了翅膀坠在地上,扑腾了几下便不再动弹。而他对此无能为力。

将思绪拉回现实中半藏收起了弓,坚定的拿过弟弟手中的刀轻轻拔出。收刀抽刀之间竟隔了十几年的光阴。


我曾因你不再执刀,那我亦可为你再次执起。


半藏很想很这么说,但现实状况应该不允许这时候卖亲情戏码。也罢,他们有的是时间去弥补。

半藏并没有察觉到执刀前后自己的变化有多么明显,源氏可看的一清二楚,面罩下的脸庞渐渐晕开笑容。

对源氏而言此刻的他们是无人能敌的,就如同青年时被那些自以为是的浪客们围堵在深巷里一般,他们也是如此背靠着背,手握着刀剑,蓄势待发,而他们也从未输给过别人。

他们只可能输给彼此。

所以哪怕是现在,更加艰难的情况也同样,他们是不会输的。

摆好了架势的两人不再言语,此刻的他们只需如从前那般,将一切阻挡在前进道路上的妨碍物全数击败。

脚尖同时用力蹬地,身体向前急速奔去,他们开始挥舞手中的利器。而这场战斗的结果,就此已注定。


———————分割———————
其实上次那篇处女文米娜桑给了好多赞po很是惶恐…就想多产些粮造福社会,奈何没脑洞还只会写短篇菜的不行!!!ORZ……
小伙伴们有些什么脑洞可以跟po说,po量力而行qwqqqqq

评论(25)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