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吹厨

没有屁股,我要死了啊啊啊啊!!

【守望先锋】【岛田兄弟】任务之后


任务之后


^初次在lof上发文
^新手很忐忑
^哪里不对一定要告诉poxx
^会有人看吗……
^那么开始吧qwqqqq



今天的任务内容几乎全程都在攀爬中度过,本只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护送任务,半藏却在途中被多年未修理的木制结构上多出来的木屑划伤了左腿,导致队伍进度变慢。等回到总部时,已近落日。

向来追求完美的曾经的岛田家继承人此时很懊恼,不停的跟与自己一同坐在过道上擦拭着佩刀的弟弟抱怨。


“哥哥,你这个观念是错误的。”

“嗯?”半藏并没表态,示意源氏继续说下去。

“痛感,不管是对于人还是智械而言,都是不可或缺的。正是因为人们知道痛,才会去避开那些认为会伤害到自己的事物。比如说——”

源氏举起自己手中的佩刀,并未拔出鞘,而是直接对准自己身边的半藏,

“如果我以这个形态,用它触碰哥哥的身躯,你会躲开吗?”

“…并不会躲开吧。”

“那,以这个形态呢?”

说着,手向外一挥,直接将刀鞘甩出。再挥回时精准的对上了半藏的脖颈,气势凌人,让半藏产生出「对方真的会杀了自己」的错觉,以至于差点开弓。

“…会。”

“为什么?”

“因为会受伤,会流血,会……痛。”

本不耐烦的皱住眉头的半藏在说出最后一个字眼后,恍然大悟般默默闭上了嘴。而源氏起身捡回摔在地上的刀鞘后拭掉尘土,也沉吟了一会,突然开口道,

“那哥哥猜猜,如果你将上了弦的弓对准我,我会躲开吗?”

“你不会吗?难不成还等着被射成筛子?”

“不,我不会躲开。”

源氏重新回到座位上端正坐好,接着在半藏惊讶疑惑的眼神中继续说道,


“因为我知道哥哥不会这么做。”


双瞳瞬间撑大,半藏注视着对方银白色的头盔,仿佛是想要看透那绿荧光芒里的人。然而面罩上映射中的自己看起来是多么的愧疚。

最终兀自低下头的半藏,笑着呢喃道:

“哼哼,就像小时候那样。”

然而这好似是个过时之人的叹惋,越是想找回过去残留的影子,越是抓摸不透。但所幸源氏刚才的注意点并不在半藏的话语上。

“哥哥,你刚才说了什么吗?”

“没有哦,只是感叹时过境迁,以前不懂事的弟弟现在却能反过来教育哥哥了。”

本应是蹂躏对方葱绿色杂乱的短发,现在却只能有所意味的拍拍对方的胸甲。虽说已经差不多要习惯机械之躯了。

“源氏。”

“哥哥,我在。”

“要不要一起杀回家看看。”

半藏几乎是笑着说出这句话的,虽然他不知道银色头盔中的源氏也一同展露着笑容,而这笑容其实是和当初无二般的。

“如果哥哥指的是一个星期后的我的忌日的话,可以哦。跟博士他们说一声吧。”

顿时大笑出声的半藏猛的转身抱住自己的胞弟,结果自己几乎要被对方的盔甲撞出内伤,抱住腰身的手却仍没松开,努力的惬合着对方的形体。

源氏着实被这个举动吓住了。

“半藏?”

“……”

空气中只剩无声的回应,而源氏在这之中举起了双臂环住了哥哥的脖颈,只是微微用力,避免那些没有肌理的身体磕到这位难得表露真心的男人。

并且他决定无视从他的散热器上一路流淌过的类似泪水一样的液体。

源氏并没有变,不管机械的身驱上替换了多少个零件,更新了多少次程序,那被称为「心」的物体从来都是一致的。

所以他能明白哥哥的悲怆和仍在深深伤害着他的愧疚,但他希望他能放下这些,放下过去,否则他是无法在未来中立足的。

但,因为是哥哥,是那个不管做什么都能做好的半藏的话。跨过这道坎,一定是不需要自己太多指导的。

“哥哥,要入夜了。”

“…走吧。”

松开弟弟拿起身旁的弓弩,随后对着已经起身的源氏,半藏伸出了手。

看着对方疑惑的歪着脑袋,半藏再次笑出声道,

“拉一把你的哥哥呗。”

微微一愣后源氏反应过来是腿上的伤在刚才的动作中被牵动了吧。而当机械运转的手握住对方厚实的掌心后,源氏就明白了。


他的哥哥或许根本不需要他的指导。

评论(8)

热度(124)